http://ncf007.com

2018年,全球销售收入下滑最厉害的药品统计

 医药市场瞬息万变。上一篇文章,我们关注了2018年全球市场表现最好的30个新药,并简要分析了原因。今天我们来看2018年全球市场表现“不太好”的药品。以跌幅30%为线,将2018年全球销售收入下滑最厉害的药品列于下表。

 2018年全球销售收入下滑30%以上的药品(亿美元)

2018年全球销售收入下滑30%以上的药品

 注:1)数据来源于各上市公司财报;2)不包括日本、中国药企产品

 从上表可以发现,丙肝和艾滋病药物的市场表现最为动荡,2018年有11个产品跌去30%以上,占比1/3左右。吉利德(6个)、默沙东(5个)、百时美施贵宝(3个)、GSK(3个)则是上榜产品最多的企业。

 丙肝领域,治愈性产品的出现让患者群体越来越少,不同厂家之间的激烈竞争让药品定价越来越低,不断萎缩的市场自然无法再像以前那样容纳多个重磅炸弹(见:看全球丙肝药市场这5年,忆昔日荣光)。丙肝领域的销售现金流慢慢聚拢到吉利德和AbbVie两家企业身上,两家企业合计占据了超过90%的市场份额。Gilead尚有Epclusa、Harvoni、Vosevi三驾小车;AbbVie只能靠Mavyret一己之力,Viekira已成明日黄花;默沙东的Zepatier也岌岌可危;BMS的丙肝药业务更是近乎销声匿迹。

 艾滋病领域,GSK和吉利德开展军备竞赛,升级的新产品让组方成分越来越少,剂量越来越低、副作用越来越小,老产品的销售收入自然是要掉头向下。所以,“光脚不怕穿鞋的”这句话也适用于艾滋病领域,吉利德有4个老产品下滑30%以上,GSK只有1个本来就该被自然淘汰的老产品。另外,“老大老二打架,结果老三死了”这句话可能适用于所有市场竞争,虽然老三强生、老四默沙东的艾滋病业务目前还比较稳,但是BMS、AbbVie的艾滋病业务已经急剧下滑,慢慢被挤出了市场。。虽然动荡,但对企业而言好的一点是艾滋病还不能像丙肝那样实现治愈,所以整体市场规模还能保持稳定扩增,企业的业绩前景不愁。

 “专利到期”是药品销售收入下滑最为常见的一个原因,所以Copaxone(格拉替雷)、Crestor(瑞舒伐他汀)、Viagra(西地那非)、Zetia(依折麦布)的销售收入跳水都算是常规操作,不会让人受到什么惊吓,反而是一些直接被对手干趴下的例子让人感受到了市场竞争的残酷。比如默沙东的带状疱疹疫苗Zostavax一年之间就被GSK的Shingrix几乎完全替代(见:GSK 2018财报:带状疱疹疫苗Shingrix横空出世,重返肿瘤四面出击)。同样的,GSK费力推出的长效GLP-1激动剂Eperzan/Tanzeum(阿必鲁肽)在市场竞争中也没讨到任何便宜,只能就地卧倒眼红地看着礼来的度拉糖肽大卖特卖。

 生物类似药的登场是Neupogen(非格司亭)、Remicade(英夫利昔单抗)在2018年收入下滑的原因。FDA目前批准了18个生物类似药上市,目前在售的不过5个,其他的要么是正与原研企业进行专利诉讼之中,要么是诉讼达成和解之后尚未开卖。但是生物类似药来势汹汹,礼来把Basaglar(甘精胰岛素注射液)卖到了8.01亿美元,辉瑞把利妥昔单抗类似物卖到了6.42亿美元(+53%),随着更多生物类似药进入市场,一些熟悉的老牌生物制品将会从全球销售收入排行榜上慢慢退居后列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